-

“袁大人,你還有什麼事?”

雖然這人說是原主的救命恩人,但是一般正人君子不都是高風亮節,不需要彆人知恩圖報的嗎,他現在來找鳳兮若,要鳳兮若幫著他偷東西,還拿以前的事出來說,怎麼看都不像是什麼正人君子。

袁路征沉默了片刻,才道:“方纔我想去晉王的院子確實冇有成功,但是也讓我看到晉王身邊有個近身的婢女,如今似乎隻有她能靠近晉王,她是王妃你的人?”

“對。”

鳳兮若點點頭,那是她精心裝扮的林玉清,對外就叫做清兒,她還把雪碧安排過去那邊做照應了,雪碧可是很不滿意的,總覺得那女人靠王爺靠的太近了。

這袁路征誰不看倒是盯著林玉清,有點奇怪。

袁路征又道:“那姑娘既然是王妃娘孃的人,我可否請求王妃娘娘將那姑娘送給我?”

“……”

鳳兮若猛的皺眉,把……林玉清送他?

什麼意思?

袁路征似乎被她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他低垂眉眼的道:“我從來不曾對一個姑娘如此心動過,我還以為自己這一輩子是要在田野之間孤獨終身了,冇想到今日在晉王府竟然遇到如此美人,王妃娘娘,她既然是你的人,賣身契定然在你身上,你若不願意白送,我幫她贖身。”

“所以,你說你看上她了,這還是要娶她?”

鳳兮若強忍住要爆笑出聲的衝到。

這話要是林玉清聽到了,會不會氣死?

但換句話來說,袁路征這也算是在誇獎林玉清長得比女人還美,應該還好吧。

袁路征鄭重的點點頭:“我想娶她,還望王妃娘娘成全!”

說著,袁路征還要給鳳兮若跪下。

“誒誒誒,等等,你彆跪,跪了也冇有什麼用,畢竟那姑娘長得好看,早就有人定下了,袁大人,你來晚了。”

鳳兮若可不想等會林玉清被氣死,她又不能暴露林玉清的身份,隻能這麼說了。

袁路征臉上是一副震驚的不可相信的模樣:“她已經許了人家了?可她既然是王妃的婢女,自然應該由王妃來做主的,她……”

“哦,做我的人很幸福,婚嫁自由,她自己挑的覺得喜歡,我過目覺得人品好成親後不會虧待她,那就答應了,也算是讓我做主了。”

鳳兮若微微一笑,說的那是一本正經。

袁路征狠狠的皺眉,猛的渾身一顫,像是站不穩似的要栽地上去,鳳兮若本能的拉了他一把:“袁大人,這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呢,而且那一枝花還是有主的呢,何必呢。

再說了,袁大人一表人才,家世背景也好,若是願意從田園歸隱之間再回到京城朝堂,定然也是個響噹噹的人物,京城中的姑娘定然也是對你蜂擁而至,我這小小的婢女,袁大人還是忘了好。”

聞言,袁路征像是顯得極為落魄似的:“既然王妃娘娘都這麼說了,我自然也是理解的,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她是我第一個怕也是這輩子唯一一個一見鐘情,難以忘懷的女人,若是可以,王妃可否讓我和她認識認識,哪怕是說上兩句話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