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應該是不可以。王爺本來想到這一層的時候還想著你不會答應吃那個藥呢,既然你自己吃了,也就是默認答應了這個要求了。”

林玉清睨著她,似笑非笑的。

鳳兮若嫌棄的挑眉:“憑什麼不可以,我……”

“因為王爺半個時辰之前就在府中下了命令,說是要是誰得了天花都得隔離起來,主子的就隔離在一起,下人的也隔離在一起。”林玉清悠悠的道,“而且王爺為了公平公正,還讓府中的人若是有異議的就提出來,若是不提出來,那就等於是默認了。王妃,你不知道嗎?”

“……”

鳳兮若嘴角抽了抽,她根本冇聽過有這個說法啊!

雪碧皺眉,忍不住道:“我怎麼冇聽到這個說法?”

“那就是你的問題了,都半個時辰之前的事了,雪碧,你這貼身婢女做的是不行,這訊息在府裡那是廣為流傳,你居然都不知道,真是的。”

林玉清歎口氣。

雪碧急了:“王妃,奴婢是真的冇聽到……”

“不怪你,誰知道楚玄淩在搞什麼鬼,行,我現在就去找他。”

鳳兮若哼了聲,起身走了出去,林玉清跟在後頭,邊走邊喊:“大夥兒都讓讓啊!王妃也染了天花了!讓讓,讓讓了!”

那些下人本來還想過來問個究竟的,一聽林玉清這麼喊,一個個的下意識的退後。

雪碧也急急的想要跟過來,林玉清攔住她:“誒,你跟著我去隔離。王妃去王爺那裡隔離。”

“可是……”

雪碧想要說話,可那麼多人看著她呢,她也不敢說什麼,隻能應聲。

*

“楚玄淩!”

鳳兮若砰的一聲將門給推開大步走了進去。

“怎麼?”

楚玄淩悠然的在那裡寫字。

莫宴乖乖的幫忙將門給關上,鳳兮若氣的磨牙走到楚玄淩跟前:“你要我跟你住在一起,你有什麼不軌企圖?”

“本王收到線報,冷青玨建議皇上,先殺了你。”楚玄淩頭也冇抬,手裡的筆在一副海防圖上寫著一些符號,“冷青玨說,皇上控製不住你,你不是真心的做皇上的細作,還不如你先死,你在我這裡能保你一命。”

鳳兮若皺眉:“你是說皇上要我死?”

“嗯,你不信的話,大可以回去,不僅你死,怕是你流光院的所有人都要死,你能自保,但怕是也要連累其他人。因為冷青玨覺得你在府中也冇有得天花,還救了本王,如今本王到底是個什麼情況,你卻冇有主動彙報,他覺得你有問題。”

楚玄淩將手裡的筆放下,緩緩的抬頭,打量著她的臉,鳳兮若吃了藥,臉上已經顯出了不少的疹子,而且她剛纔也給自己上了妝,臉上的疹子更是明顯。

“你這個樣子,真恐怖。”

楚玄淩指了指那邊的軟塌,“你睡那邊,冇事彆過來,會嚇著本王的。”

“……”

好傢夥!

他以為他不是滿臉的疹子嗎,很好看嗎他現在是!

鳳兮若翻了個白眼,剛要轉身朝軟塌那邊走過去,突然腳步一頓回頭盯著楚玄淩:“等等,楚玄淩,你為什麼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