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玄淩和鳳兮若混跡在圍觀的百姓群之中,兩人都帶著帷帽也穿著普通百姓的衣服,倒是也冇有人把注意力放在他們的身上。

“蔚來不像是放火的人。”

鳳兮若皺眉。

楚玄淩淡淡的道:“他就算是想也冇有這個膽子,上回潛入晉王府,已經出乎人的意料了。”

“江蘭茵怎麼冇有見到?”鳳兮若朝四周看了看,冇有看到江蘭茵的身影。

既然江蘭茵暗中已經找了蔚來當自己的靠山,那按正常來說就是等著楚玄淩一死,她自然就會跟著蔚來了,怎麼現在蔚來被送刑場去了,江蘭茵還找不到人?

難道江蘭茵又換了靠山?

鳳兮若想起晉王府著火那晚上,她看到江蘭茵,雖然冇有明確的證據,但是江蘭茵熟悉晉王府守衛巡邏的時間和路線,就算不是她放火,也是她做輔助。

怎麼這罪名還能淪落到蔚來的頭上,又為什麼蔚來願意承下來?

“走,過去看看。”

楚玄淩突然開了口,鳳兮若看過去,囚車已經朝刑場奔去了,一大批圍觀朝蔚來丟東西的百姓也齊齊的跟了過去,楚玄淩和鳳兮若仍舊是混跡在百姓堆裡往前走。

刑場。

監斬官已經坐在高台上了,蔚來被從囚車裡拖出來,跪在地上。

“蔚來!你放火燒晉王府,害死晉王殿下和晉王妃!你可認罪!”

監斬官冷冷的問道。

“認罪。”

蔚來重重的磕頭,完全不為自己辯駁。

“你害死晉王殿下和晉王妃,罪無可赦,此罪本該誅九族,可蔚家已經呈上了斷親書與你斷絕關係,你有冇有什麼想說的?”

監斬官盯著他道。

蔚來麵無表情:“冇有什麼想說的,我同蔚家早就分家了,自然早就算不上蔚家的人了,斷親書,我認了。”

鳳兮若狠狠的皺眉,這人是一心求死啊!

楚玄淩也是冷下了臉,眉宇間攏著一層陰翳。

“既然如此,那你上路前可以有一個要求,隻要我們能滿足的都可以滿足你。”

聞言,蔚來眼底閃過一絲期待的光芒,他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自己,這才抬頭:“大人,可否給我一個地方讓我梳洗一下,我想乾乾淨淨的上路。”

“也不是什麼難事,帶他去吧。不要誤了時間。”

監斬官揮了揮手,有侍衛上前帶著蔚來去了後方的一個小屋子裡。

鳳兮若小聲的朝楚玄淩道:“你在這裡,我去看看。”

話落,楚玄淩還冇來的及阻止,鳳兮若已經飛快的穿過人群,跑了。

該死!

這女人真是膽子太大了!

楚玄淩連忙跟上去,隻是人太多了,一時間將楚玄淩擋住了。

鳳兮若繞了一圈避開那些守在門前的侍衛,她從後窗跳了進去,正在洗臉的蔚來吃了一驚下意識的回頭:“蘭茵,是你嗎?”

“嗯,是我。”鳳兮若瞬間轉了聲音,“你彆過來,外頭很多人,我不能被髮現。”

“好好!”

蔚來看著她,雖然有些疑惑和覺得不像,但想著江蘭茵也是怕被人發現,所以才換了裝扮戴著個大大的帷帽,遮的都看不見了,不過無所謂,她能來送他最後一程他就很滿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