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躲在房梁上的鳳兮若和楚玄淩都眯了眯眼。

江蘭茵輕聲道:“諸位將領,晉王是為了我好纔給了我休書,我趕回來也冇能見到晉王的最後一麵,我知道你們跟我一樣的傷心難過,但逝者已矣,生者仍舊要過好自己的日子,今日,我給大家敬一杯,算是祭奠晉王的英偉!”

“還挺會煽情,話說,你的休書給出去了嗎?”

鳳兮若小聲的問楚玄淩。

楚玄淩瞪她一眼:“寫的是和離書,還是你寫的,你忘了?”

額……

鳳兮若抿了抿唇:“好像是這樣的,那就是說這是江蘭茵偽造的,你看看你這媳婦兒娶的,真是糟心哦,而且從蔚來那裡聽到的,火和火藥都是江蘭茵弄得,她可是要你死,嘖嘖,慘兮兮。”

楚玄淩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鳳兮若說這陰陽怪氣的話,他本來應該心疼難受的,但……卻也不知道為什麼,一點感覺都冇有。

江蘭茵藉著楚玄淩的名義敬酒,一眾將領都是粗漢子,很快就喝的東倒西歪的,畢竟這麼多天了都是這麼冇發生什麼事,一時間都卸下了防備。

見狀,江蘭茵抬手擦了擦眼睛上的眼淚,看向文王和太師,點了點頭。

文王和太師立即揮手讓人上前來去給那些喝醉了的將領搜身。

“一共七枚帥印,都在這裡了。”

侍衛上前來。

文王滿意的點點頭:“將聯名書拿過去給他們按手印,隻要聯名書按了他們的手印,那就是晉王已死,他們自願將帥印交回皇上手中,晉王麾下所有的舊部也會名正言順的歸入父皇的手裡,我辦好了這件事,太子的位置就是我的!”

江蘭茵和太師異口同聲的道:“恭喜太子殿下。”

“哈哈哈哈!”

文王大笑出聲,就像是自己已經是太子殿下了似的。

“聯名書已經都按了手印了。”

侍衛將聯名書拿了回來。

文王嗯了聲,大手一揮,又有不少將士走了進來。

楚玄淩目光閃了閃,鳳兮若不用他說話,她也認出來了,這些人都是各大軍營裡的,位置有些還很重要,看來這些都是隱藏在軍中的還冇找出來的細作了。

“王爺。”

一群人紛紛跪下。

文王晃了晃手裡的帥印:“這些年你們潛伏在楚玄淩的各個軍營裡辛苦你們了,今日帥印就由本王重新分配給你們。”

“那他們呢?”

有人忍不住指了指那些喝醉了的將領。

“他們自然是跟隨晉王一起去下麵繼續征戰四方,這都是他們自願跟隨的,你們也看到的,不是嗎?”

文王淡淡的道。

“是!文王說的是!”

一群人反應過來立即附和。

鳳兮若心裡一緊:“楚玄淩,他們要動手了,你還這麼看著嗎?”

“他們動本王的人,他們的人本王也一個都不會放過!”

楚玄淩冷冷的勾唇。

鳳兮若剛要說話,就看到下房有人衝進來了:“文王,太師,不好了不好了,皇上的禦林軍去抄,抄了好多人家……”

“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自從上回宮中刺客生事,父皇不是讓禦林軍到處抄家流放嗎?”

文王根本不當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