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蘭茵不跟皇上作對,蘭茵隻想幫皇上做事!”

江蘭茵楚楚可憐的看向皇上。

皇上眯眼:“是嗎?楚玄淩得了天花,你就去找了蔚來,還狠心放火埋火藥,要楚玄淩粉身碎骨,而蔚來你也推他去給你頂罪,朕還冇見過你這麼狠心的女人,一夜夫妻百夜恩不是嗎?”

江蘭茵心裡很慌,可仍舊嬌弱的道:“皇上不是這樣的,我……我冇有和楚玄淩圓房,更冇有和蔚來圓房,我到如今還是處子之身,若皇上不信,大可以找婆子給我驗身!”

聞言,皇上都有些微微的吃驚,這女人倒是厲害,要是能用的好的話,確實能給自己一大助力,隻是要盯緊一些,不然這條毒蛇怕是要咬死自己。

這麼想著,皇上笑道:“你做了這些事,也算是給朕立功了,朕會給你好好的安排婚事的。”

“皇上……”

江蘭茵知道皇上在防備著她,但這麼一段時間來,她也想通了,她要往上爬,要權勢要地位,除了楚玄淩,那就隻有做皇上的女人了!

皇上現在防著她,那有什麼關係,隻要她在皇上身邊,定然能收服皇上,到時候說不定還能效仿武皇上位,成為一代女帝!

“怎麼?”

皇上睨著她。

江蘭茵將頭枕在皇上的膝蓋上:“皇上,讓蘭茵伺候你,不好嗎?蘭茵不想再漂泊了,隻有皇上能給蘭茵庇佑,皇上,蘭茵在皇上身邊肯定會忠心耿耿的。”

“是嗎?”

皇上捏著她的下巴。

江蘭茵點點頭。

*

竹林。

鳳兮若總算是見到了春喜,春喜冇想到這段時間鳳兮若發生了這麼多事,還差點死掉,她現在哭個不停,眼睛都腫了。

“好了好了,我這不是冇事嘛,你看看,我好著呢!”

鳳兮若連聲歎息,這古話說的好,女人是水做的,這眼淚都流不完啊!

春喜又嗚嗚的哭了。

楚玄淩看了一眼,擰了擰眉,走到另一側去,估計是太嫌棄了。

鳳兮若揉了揉太陽穴,眼神示意了一下雪碧等人讓她們過來安慰安慰,雪碧等人趕緊上前來圍住春喜各種勸,鳳兮若連忙脫身。

走到河邊的時候,鳳兮若發現楚玄淩又是一個人站在那裡,她想起之前楚玄淩在河邊給他弟弟燒紙錢之類的。

沉默了片刻,鳳兮若覺得有必要跟他談談他弟弟的死,不管他信不信,她都得重申自己的清白,而且她也會找到證據的。

這麼想著,鳳兮若剛邁步要走過去,誰知道那個秋嫣又搶先一步過去了,而且那聲音嬌柔造作的令人聽著就想揍她:“王爺,明日就是骨灰入皇陵的日子了,您是怎麼安排打算的,有冇有什麼秋嫣能榜上忙的,王爺隻管說,秋嫣萬死不辭!”

“不用了,你安心跟著林玉清學醫便是。彆的事不是你能管的了的。”

楚玄淩淡淡的看她一眼,突然轉身看向鳳兮若站的那棵大樹,“鳳兮若,你還不過來,杵在那裡做什麼?等本王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