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玉清等人都在後頭看著,等他們出了林子,林玉清趕緊又放了毒瘴圍住整個林子外圍。

*

皇陵。

道路的兩邊都是百姓們,他們看著禦林軍護送著楚玄淩和鳳兮若的骨灰盒進城,又看著禦林軍將骨灰盒交給楚玄淩麾下的那些列隊上前來的將領,一個個的都開始抹眼淚。

“晉王殿下可是我們的保護神。”

“真是太慘了,得了天花還要被燒死。”

“果然是好人不長命!”

“今天也算是送晉王殿下最後一程了!”

聽著百姓們的議論,坐在高位之上的皇上大大的鬆了口氣,籌謀盤算了這麼久,犧牲了這麼多人,楚玄淩總算是死了,今天演完這麼一出,再將楚玄淩那些死忠部下都收拾妥當,那麼軍權順利迴歸,他也算是除了一個心腹大患,能安穩很久了。

皇上隻覺得喜上眉梢,心花怒放。

“皇上,時辰到了,要送入皇陵了。”

心腹太監上前來道。

皇上看了看天邊的太陽,微微的點了點頭:“好,開始吧。”

心腹太監尖著嗓音高聲道:“時辰到!送入皇陵!”

隨著話音落下,楚玄淩部下的將領們捧著骨灰盒跟著在前方的人一步步的進入皇陵。

等所有的將領們捧著骨灰盒進了皇陵,皇上眼神一冷,示意了心腹太監動手,隻要進了皇陵,外頭的百姓們就什麼都看不到了,皇陵裡發生什麼事他們如何能清楚?

心腹太監揚手一揮,砰砰,天邊有響炮被拉響了,隱藏在皇陵中的弓箭手瞬間將弓箭拉滿就要朝那些將領們射過去。

嗖嗖嗖!

箭雨射出,豈料那些將領們早就有防備,他們本就身手了得,眼下身上都穿了防刀劍和藤甲,他紛紛抽搐配劍,鐺鐺鐺的將那些射來的箭雨給打落。

突然皇陵之外,一大批的馬群衝了過來,禦林軍以為是刺客,連忙要動手攔截,可百姓們眼尖,立即就有人看出來了震驚的大叫:“是晉王殿下和晉王妃!”

“天啊!真是晉王殿下和晉王妃!”

“晉王殿下和晉王妃冇死!”

“晉王殿下和晉王妃冇死!”

一大群的百姓齊刷刷的跪下磕頭,連帶著禦林軍都看懵逼了,這……這是怎麼回事,不是燒了嗎,怎麼出現在這裡的?

“籲!”

楚玄淩將馬匹勒停,摟著鳳兮若從馬背上一躍而下。

“晉,晉王殿下?晉王妃?”

禦林軍一眾人也是瞪圓了眼睛,趕緊跪下。

楚玄淩看都冇看他們一眼,拉著鳳兮若快步進了皇陵。

心腹太監嚇得趕緊衝到皇上跟前噗通的跪下:“皇上,皇上,晉王殿下和晉王妃……回來了!”

“什麼!”

皇上差點驚的差點從寶座上滾下來。

“皇上!”

楚玄淩和鳳兮若上前跪下。

皇上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渾身緊繃:“你你你……你們……不是已經死了嗎,而且王府裡找出來的屍體,蘭側妃還上去跟仵作驗屍了的,說是你們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