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很不敢相信嗎?”

楚玄淩冷冷的睨著她,聲音輕輕的,但是足夠她聽的很清楚,“還是要本王將你縱火的證據放到你麵前,還是要讓滿京城的百姓和蔚家都知道蔚來是替你頂罪的?”

江蘭茵拚命的搖頭:“不是這樣的,王爺,你誤會我了,肯定是蔚來胡說八道的,我真是一心隻有你的,我……”

“是嗎?那休書是怎麼回事?本王何曾給過你休書?”

楚玄淩俊臉上帶著濃濃的嘲諷。

江蘭茵渾身一顫:“那個,那個我……肯定是不知道什麼人想要陷害我,對,對,肯定是那個蔚來,他一直都暗戀我,肯定是他偽造的休書讓人送去給我的,為了騙我回來,為了……”

“本王的印鑒,他蔚來如何能碰得到,江蘭茵,枉費本王信任你,既然你不稀罕,今日又到本王這裡來做什麼?”楚玄淩麵容清冷,“你不是盼著本王死了,你脫離了晉王側妃的身份,可以做皇上的妃子嗎?如今得不到皇上的寵愛,後悔了?”

“王爺,不是這樣的,不是的,你聽我解釋……”

江蘭茵激動的掙紮著要朝楚玄淩撲過去。

楚玄淩不耐煩的道:“該說的本王已經都說了,你我恩斷義絕!”

話落,楚玄淩示意了一下莫宴,很快莫宴拿了一封休書出來遞過去,楚玄淩冷冷的道:“既然你想要休書,那本王給你又何妨,不需要自己去弄虛作假還不敢承認。”

江蘭茵震驚的看向楚玄淩,他真的不要自己了?他怎麼可以就這麼不要自己了!

說完,楚玄淩連多一眼都不想看江蘭茵,直接轉身要走。

“晉王妃!晉王妃!”

江蘭茵見楚玄淩狠心不要自己了,她立即轉向旁邊一直看著冇出聲的鳳兮若,“我們好歹都是姐妹,都是鳳家的,你就這麼忍心見死不救嗎?你幫我求求王爺好不好!”

鳳兮若看向她,話還冇說出來,楚玄淩突然伸手攫住她的胳膊將她拉進門:“你很閒嗎,還杵著不走?”

“……”

鳳兮若嘴角抽了抽,還不是楚玄淩非要把她拽過來的,還說不能讓她置身事外,現在倒成了她的問題了。

真是無語。

鳳兮若白了他一眼,看向江蘭茵:“冇辦法,晉王殿下一言堂不讓我說話。”

江蘭茵臉色陡然大變,她看著鳳兮若和楚玄淩進去了,她急的要追上去,但是被下人們攔住了,莫宴還抽了刀出來擋住。

“你們,你們竟敢這麼對我!我……我死給你們看!”

說著,江蘭茵又要像剛纔那樣去撞牆。

走了進去的楚玄淩停下腳步,他回頭又走了出來。

江蘭茵心裡一喜,她就知道楚玄淩還是捨不得自己的,她的魅力向來都是這麼大,蔚來不就自願為了自己去死嗎,楚玄淩肯定也捨不得自己的……

“王爺,我……”

江蘭茵的話還冇說完,楚玄淩揚手一丟,咣噹,一把匕首丟在她的腳邊,楚玄淩嘲諷的道:“既然要死,那就乾脆一點,用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