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和楚玄淩走了出來,一眾將領紛紛的行禮。

“嗯,挺好的,以後隻要她在,你們就……怎麼說來著?”楚玄淩蹙眉看向鳳兮若。

鳳兮若幫忙補了一句:“放飛自我。”

“嗯,對,放飛自我。”

楚玄淩點點頭。

一眾將領連連的點頭,還忍不住低聲竊竊私語。

“聽說這法子就是王妃提供的。”

“雖然暴力了點,但挺好的。”

“就是,對付那種不要臉的,來一次打一次,嚇死她。”

“你還彆說,我就喜歡王妃這麼暴力的。”

鳳兮若嘴角抽了抽,楚玄淩忍住笑低聲道:“現在怕是軍中的人都知道你暴力。”

“老孃那是在免費幫你,不然你想個更好的辦法?”

鳳兮若嫌棄的白了他一眼,“你們談事吧,我先出去了。”

話落,鳳兮若邁步要走,卻突然像是想到什麼,回頭看向楚玄淩,忍不住低聲道:“你剛纔喝了那個什麼所謂的補藥的,你確定你冇事嗎?”

聞言,楚玄淩臉色微變,淡淡的道:“冇事,那個死不了的,也不是第一次喝了。”

鳳兮若還想問什麼,楚玄淩已經招手讓一眾將領過來了,她將心頭的疑惑摁了回去,又看了看楚玄淩,他似乎冇什麼事,既然剛纔他這麼說,應該不是第一次喝了,知道後果的。

算了,她管那麼多乾嘛。

鳳兮若推門走了出去。

夜半時分。

楚玄淩渾身濕透坐在地上,體內的寒毒一陣陣的攻心而來,他眉頭之上都凝著冷冷的冰晶。

莫宴看的極為著急卻毫無辦法。

“王爺,你為什麼不讓屬下去找林神醫啊!”

莫宴急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

楚玄淩一口黑血吐了出來,強撐著盤腿坐在地上運氣將體內紊亂的真氣給強行壓了下去:“無妨,也不知道第一次了,冷青玨這個時候讓我喝這樣的毒藥,一來是警告我折磨我,二來自然是想要引鬼醫一脈的人出來,我若是真的叫了林玉清來,那就中計了。”

“可王爺你這個樣子怎麼能行啊……”

莫宴真是難受至極。

楚玄淩眉心緊蹙:“無妨,你不用太過大驚小怪的!以前也不是冇有試過!本王一樣撐過來了!你出去!出去!”

莫宴知道楚玄淩決定的事,旁人是怎麼勸都冇有用的,可看著楚玄淩這個樣子,莫宴也是實在難受,他歎口氣轉頭開門出去了。

“不行!不能讓王爺這個樣子!可我……對,找王妃!王妃肯定能幫忙的!”

莫宴也是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信任鳳兮若,一出事第一個就是想到她。

鳳兮若正睡得香甜,雪碧和春喜在外頭守夜,莫宴火急火燎的奔進來:“王妃娘娘!王妃娘娘!王妃娘娘……”

“要死啊!大晚上的你叫那麼大聲做什麼!”

雪碧怒斥道。

莫宴想要過去,可被雪碧和春喜一人拉住一個胳膊,他急了:“快點,我要見王妃!王爺他出事了啊,眼下也隻有王妃能幫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