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靠!

又來這些阿諛奉承的人!

看著就煩!

鳳兮若下意識的就要轉身走開。

楚玄淩速度更快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將她拽了回來,順便摟住她的腰:“你想跑哪裡去!”

“晉王殿下,晉王妃,你們恢複的怎麼樣?”

“今日三公主的百花宴,真是冇想到能見到你們。”

“晉王殿下,晉王妃……”

一堆人圍著楚玄淩和鳳兮若嘰嘰喳喳的,鳳兮若隻覺得自己笑的臉都要僵了,神煩這樣的場合。

“三公主到。”

正好這個時候,三公主那邊已經整裝完畢,帶著綠竹等人過來了。

楚玄淩和鳳兮若雙雙看過去,看著三公主又打扮的光鮮亮麗的,一身錦衣華服彰顯著高貴,確實冇人想得到剛纔三公主會露出那樣的憔悴模樣。

“諸位賞臉來本宮的百花宴,本宮也會讓諸位儘興而歸的。”

三公主揮了揮手,一大群的婢女和小廝端著一盆盆的不知道從哪裡收集來的花魚貫而入,不得不說,三公主這百花宴雖然是為了將楚玄淩和鳳兮若引來而辦的,但是確實準備的充足的。

這些花開的正豔,在這個季節怕是很難找到。

“哇,公主府不愧是公主府,這個時候還有這麼多花。”

“說了是百花宴,自然是要花的。”

“今日一見真是大飽眼福啊。”

楚玄淩和鳳兮若互看了一眼,跟著一眾人進了前廳按著位置坐下。

“擺宴。”

三公主雖然竭力表現出來平日的高傲,但鳳兮若眯了眯眼打量了片刻,她能看到三公主厚厚脂粉之下難以掩蓋住的落寞和陰沉。

又一波的婢女和小廝端著托盤進來上菜,一一的擺在一眾賓客麵前揭開,眾人也是微微的吃了一驚。

這些菜色都是用各種鮮花做的,不僅看著精緻還有本身花朵的清幽香氣。

“能不能吃你說?”

楚玄淩盯著眼前的一盆炸荷花。

鳳兮若直接夾起來吃了一塊:“你怕什麼,三公主還能毒死你不成?她還想讓你找鬼醫一族的人給她的駙馬治病呢。”

“不會當場毒死,誰知道會不會慢性中毒?”

楚玄淩悠悠的道。

鳳兮若嫌棄的掃他一眼:“你堂堂晉王殿下還怕這些,那天你直接把廣陵王賜的毒給喝了也不見你害怕,現在裝什麼裝。”

“你這女人,要是本王真死了,你也得陪葬!”

楚玄淩咬牙切齒,真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鳳兮若哼了聲:“要不是怕給你陪葬,我纔不會把林玉清給你弄過來。”

“……”

楚玄淩覺得自己再跟鳳兮若說話,能被她給活生生的氣死。

一批的歌姬和舞姬這個時候紛紛的上前來,就連這些歌姬和舞姬穿的衣服都是配著各種的花朵的模樣,身上還有淡淡的花香,舞姬的裙襬展開如花瓣一般驚豔絕倫。

“三公主這百花宴倒是挺符合主題的。雖然醉翁之意不在酒,可也冇讓人失望。果然是個細緻認真的人,基於這點,還挺令人欣賞的。”

鳳兮若邊欣賞著歌舞邊緩緩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