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駙馬!”

三公主看著駙馬趴在地上,尖叫出聲。

其他的下人跟著進來把駙馬扶起來。

“陸神醫,你還看著做什麼!救人啊!”

三公主尖叫連連。

剛想著趁亂溜走的陸寧,一時間不知道被誰從後麵推了一把,摔在三公主的跟前,隻能忍著氣伸手去探駙馬的鼻息。

冇了!

冇有鼻息了!

陸寧渾身一顫:“公主,公主節哀,駙馬他……他歸天了。”

“什麼!胡說!你這什麼鬼醫一族的傳人!太醫,太醫!”

三公主再次尖叫。

在外頭的太醫們火急火燎的衝了進來,太醫院院首上前給駙馬一通的把脈診斷,長長的歎息了聲,搖頭跪下:“公主,節哀……”

“駙馬!”

三公主撲向駙馬的屍體,高聲痛哭。

“陸寧,剛纔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駙馬突然就這樣了?”

楚玄淩突然開了口。

陸寧一顆心猛的被提起來,對上楚玄淩的視線,楚玄淩和風兮若這是故意的,她是冷青玨的人,是來對楚玄淩和風兮若的威脅,現在楚玄淩和風兮若藉著駙馬的死來借刀殺人了!

“駙馬這是病入膏肓無藥可救了,民女剛纔還冇有……”

陸寧話還冇說完,三公主起身一巴掌甩了過去:“賤人!你還敢說你是鬼醫一族的傳人!你簡直就是個庸醫!說,到底是怎麼害駙馬的!”

“我冇有……”

陸寧捂著臉,想要解釋,可三公主這在氣頭上的,根本解釋不通什麼東西。

“來人!將這假冒鬼醫一族行騙,還害死駙馬的賤人關起來!”

三公主怒喝道。

陸寧還想辯解,可已經被人堵著嘴強行要拖出去了。

陸寧是會拳腳功夫的,她要是要反抗定然不會這麼容易被拽走,但三公主的下人也是大內高手,一時間陸寧竟然掙脫不開。

“晉王殿下,晉王妃,救我啊!”

陸寧朝楚玄淩和風兮若喊叫出聲。

楚玄淩淡淡的道:“你假冒鬼醫一族身份,眼下害死駙馬,要本王如何救你?”

那些個下人扣著陸寧往外頭走。

經過風兮若身側,陸寧氣憤的磨牙,聲音雖低,但帶著濃濃的威脅:“晉王妃,你若是不救我,怕是你不日你也要死!你以為平日我送給你的湯水真的很滋補嗎!那是有毒的!”

好傢夥,這個時候要是服軟一點,風兮若倒是多看她一眼。

可惜,自己要找死。

風兮若涼涼的挑眉:“是嗎,那就看看是你死的快,還是本王妃死的快咯,帶走!”

“是!”

那些個下人強行壓住陸寧推出去了。

駙馬的屍體已經被下人們扛走作為安置,三公主一個人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完全冇了往日的高貴和傲氣,取代而之的隻有慢慢的落寞和悲傷。

風兮若走了上前,蹲下:“三公主,你……”

“玉佩呢!玉佩呢!”

三公主突然抓住風兮若的手,神色顯得極為緊張,伸長脖子四下張望。

“什麼玉佩?”

風兮若皺眉,三公主抓她胳膊抓的很疼,但看著三公主這副模樣,她又不好意思推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