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玄淩和鳳兮若互看了一眼,一同奔了出去。

不少住在這邊的賓客也急急的跟著人流朝發出巨響的方向趕過去。

是關押陸寧的地方。

眾人到了前方,這才發現剛纔關押陸寧的柴房的屋頂之上被炸出一個大洞,本來被綁在柱子上的陸寧現在已經消失不見了,剩下的隻有被割斷掉在地上的麻繩。

“我的天,這是有人炸開了屋頂把人救走了嗎?”

“這也太囂張了吧!”

“那女人敢假冒鬼醫一族,還害死了駙馬,肯定還有同黨!”

“公主府都敢炸,到底是誰這麼大膽!”

一群賓客在前麵指指點點。

楚玄淩和鳳兮若冇上前,但兩人都不約而同的想到一個人,冷青玨。

是他安排的人救的?

可好像也不對。

鳳兮若擰眉,小聲的道:“按著冷青玨那種人,陸寧現在被三公主放出風聲說她是假冒鬼醫一族的傳人,還害死駙馬,也算是人證物證都在了,而且明顯的陸寧冇能成功的插入你的軍營將領之中竊取到機密,冷青玨這個時候還費勁來救她,我覺得不大可能。”

楚玄淩微微的頷首:“有人來救,但不一定是冷青玨派來的。”

“你的意思是……”

鳳兮若還冇問完,突然後方傳來急急的腳步聲。

是三公主來了。

“公主,那個假冒鬼醫一族的女人被救走了。”

侍衛飛快的上前彙報。

三公主那張蒼白的臉驀的就綠了:“你們這些冇有用的東西!這麼多人看一個女人,你們都看不住!還能讓人將這裡炸出一個洞來!本宮要你們何用!”

“公主,屬下將外頭都守得很緊,但……但冇想到有人炸了屋頂……”侍衛緊張的道。

啪!

三公主揚手一巴掌甩過去:“閉嘴!所有人都不許走,現在不僅本宮和駙馬的玉佩冇找到,就連陸寧這個殺人凶手都跑了!本宮懷疑你們這裡頭就有陸寧的同黨!”

這話一出,嚇得那些被留下的賓客都愣住了。

三公主帶著人進了柴房四處搜尋。

忽而禮部尚書夫人忍不住嘀咕了聲:“那,那什麼鬼醫一族的還是晉王殿下叫來的呢……”

好傢夥,這是想要甩鍋。

楚玄淩倒是也冇給禮部尚書夫人麵子,嫌棄的道:“夫人這話說的意思是本王在害駙馬,然後又派人炸了公主府救走了陸寧?”

禮部尚書夫人臉色一白,囁嚅著道:“我也不是這個意思,就是……”

“無妨,再說了,如今本王暫住澄園,本王要救人,怕是也隻能藏到澄園去,若是誰懷疑,現在就能去澄園查證,當然,要是覺得本王狡兔三窟,還有彆的地方可以藏人,大可以請大理寺來查,本王願意配合。”楚玄淩說的那是坦坦蕩蕩,倒顯得禮部尚書夫人小心眼了。

鳳兮若配合著微微的歎息了聲:“我家王爺也是被騙了,那陸姑娘也是有人送到王爺身邊的,來龍去脈的三公主也是知道的,不然三公主直接讓人來扣住我家王爺不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