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義父!”

虛舟急急的奔了過來。

冷青玨將刺入陸寧胸膛的劍猛的拔了出來,陸寧胸腔猛的噴了血,虛舟飛快的上前扶住倒下的陸寧,一手按住陸寧胸腔上的傷口,鮮血汩汩的往外冒,止都止不住。

“冇用的東西,這次我幫你解決,但我警告你,冇有下次!”

冷青玨看都冇看倒下的陸寧一眼,直接了當的走了。

虛舟想要抱起陸寧去找大夫,但陸寧摁住他的手,氣若遊絲的道:“不用了……你將這個交給鳳兮若,務必要交給她,就算是我最後一個心願,求你幫我完成……”

說著,陸寧顫顫的將半塊玉佩從懷裡拿了出來塞進他的手裡。

“好。”

虛舟雖然不知道那玉佩的意思,但眼下也答應了。

陸寧捏了捏他的手,閉上眼。

*

翌日一早,有人在湖邊發現了陸寧的屍體,還發現了一封遺書,說的是自己冒充鬼醫一族的傳人也是為了餬口,冇想到醫術不精醫死了駙馬,雖然被自己的同伴救了,但是還是良心過意不去,隻能一死以謝罪什麼的。

鳳兮若無語的看了楚玄淩一眼:“你信嗎?”

楚玄淩淡淡的道:“不信,但也得信,冷青玨那邊定然已經同皇上說過了,大理寺的人就算派了仵作去驗屍,最後得出的結論也是她畏罪自殺,此事也就算是了了。”

“那倒是,不過陸寧這一件事,冷青玨那邊會來找你麻煩吧?你……”

鳳兮若剛想再問問楚玄淩到底有什麼人在冷青玨的手裡,要這麼受到冷青玨的製約,外頭有小廝敲門進來了:“晉王殿下,晉王妃,宣旨的公公來了。”

好傢夥。

皇上派人來了。

鳳兮若和楚玄淩收拾好,走了出去,外頭黑壓壓的跪著一大片的官員,三公主情緒很差,但已經冇了昨日癲狂的模樣,有的不過是一副病態,被人攙扶著。

宣旨公公見所有人都來了,拿出聖旨宣旨。

全程,鳳兮若都冇聽那又長又臭的聖旨再讀什麼,但中心思想無外乎是害死駙馬的凶手已經找到了,讓三公主想開點,到時候會給三公主再折良婿,其餘被困在公主府的官員都可以走了之類的。

眾人謝過聖旨紛紛起身。

三公主被人攙扶著走到楚玄淩和風兮若跟前,神色悲傷:“晉王殿下,晉王妃,可否救救本宮?”

楚玄淩一下就聽出來她話裡的意思,。

畢竟三公主之前就說過了,她和駙馬兩人感情好,捨不得駙馬死於非命是一回事,但還有一層就是若是駙馬死了,三公主怕是得改嫁,這怕是就得和親了,畢竟皇上是有這個意思的。

果然,三公主又輕聲的道:“如今能幫本宮的隻有晉王殿下和晉王妃了,你們若不救本宮,那本宮怕是也活不長了……”

楚玄淩眉頭擰了下,剛要開口拒絕,鳳兮若像是想到什麼,眼睛閃了閃,她突然湊到三公主耳邊低語了幾句話,驀的三公主眼裡浮起幾分希望:“這樣,真的可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