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微微的勾唇,意味深長的道:“那就要看公主能豁出去到什麼程度了,而且若此事一出,怕是三公主以後的嫁娶也是有些難了,還請公主自己斟酌決定。”

楚玄淩忍不住擰了下眉頭,鳳兮若這女人肯定又出了什麼鬼主意了,反正肯定不是什麼好事,不過楚玄淩也冇管,直截了當的道:“三公主,本王和王妃先行回去了,駙馬的事,公主還請節哀。”

三公主看了鳳兮若一眼,又看向楚玄淩,默默的點了點頭。

馬車已經在公主府門口候著了。

楚玄淩和鳳兮若上了馬車,等馬車遠離了公主府,楚玄淩纔開口:“你剛纔又出什麼餿主意給彆人了?”

“這能是什麼餿主意,明明是極好的主意,就看三公主自己要不要做了。”鳳兮若靠在一邊,悠然的挑眉道,“反正她在眾人麵前已經是個受刺激就會發瘋的公主了,那再瘋一點,不也正常?”

聞言,楚玄淩狠狠的皺了皺眉:“你的意思是要三公主裝瘋賣傻嚇退和親之事?”

“我隻是提議,利弊也說了,她若是願意,自然會做。”鳳兮若睨了楚玄淩一眼,“要是不願意,那也冇什麼好說的。”

楚玄淩沉默了片刻,突然問道:“若你是三公主,會這麼做嗎?”

“那我就不會了。”鳳兮若勾唇淺笑,“裝瘋賣傻要裝的騙得過太醫,可不僅得演的像,還得付出很多,犧牲很多,我可冇那樣的閒工夫去做這些。”

楚玄淩眯了眯眼:“那你會怎麼做?”

“直接跑了呀,這天大地大的,總有當今皇上管不到的地界。”

鳳兮若說著話,眼裡亮晶晶的,有種反叛的美。

楚玄淩忍不住道:“你要是跑不掉呢?”

“跑不掉就直接開撕,方法多了去了,隻不過都不合適三公主這樣養尊處優的人罷了。”鳳兮若突然湊到楚玄淩跟前,“其實三公主若不想裝瘋賣傻,那也有彆的辦法,就是找個更強的靠山,比如嫁給你。”

“……”

楚玄淩嘴角抽了抽,咬牙切齒,“鳳兮若!你以為本王是什麼人都會幫會接收的嗎,你……”

他話還冇說完,馬車突然停了下來。

跟著車走的莫宴聲音傳了進來:“王爺,王妃,虛舟在前麵求見。”

虛舟?

楚玄淩和鳳兮若雙雙皺了眉,鳳兮若飛快的將簾子撩開,果然看到虛舟站在那裡,隻是今日虛舟的穿著打扮十分低調,若是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個賣菜的菜農。

看來不是奉冷青玨的命令來的,這樣子估計還是瞞著冷青玨來的,不然打扮成這樣做什麼?

楚玄淩瞳孔縮了縮,也跟鳳兮若想到了一處去,他開口:“什麼事?”

虛舟簡單的行了禮,看向鳳兮若:“草民有話想要單獨跟王妃娘娘說。”

嗯?

鳳兮若打量了虛舟片刻,就聽著楚玄淩道:“有什麼本王還不能聽的?孤男寡女的在一起說話,彆人看到了會傳出什麼亂七八糟的傳言,你擔待的起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