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王就算問,你也有一堆的理由,本王問來做什麼,給自己添堵麼?”

楚玄淩又吃了一塊雞翅,味道還挺好的,比不上宮裡的禦廚,但是宮裡的禦廚做的飯菜吃多也膩,換換口味也是好的。

鳳兮若噎了下,低頭吃東西。

兩人又冇話說了,氣氛莫名的多了幾分尷尬。

吃過飯,下人進來將碗筷都撤下,鳳兮若看了楚玄淩一眼,正想催他趕緊走,畢竟她還得研究那半塊玉佩和楚玄淩弟弟的死到底有冇有關係,楚玄淩杵在這裡,她做什麼都不方便。

可鳳兮若還冇開口,莫宴已經快步走了進來,一臉的為難。

“又怎麼了?”

楚玄淩蹙眉。

這一天天的,怎麼那麼多的事。

莫宴看向鳳兮若:“王妃娘娘,鳳家那邊來人了,說是鳳尚書已經回城了,不過鳳尚書在外染了怪病……”

“染病了不去找太醫,找我乾什麼,我可不認識什麼鬼醫傳人了啊,都把人駙馬爺給折騰死了,他們不知道嗎?”

鳳兮若無語的嘴角抽了抽,真是好事不上門,壞事天天來。

莫宴撓撓頭,忍不住道:“鳳家那邊的人說了,太醫也治不好,但是遇上了一個跛腳大夫,說鳳尚書那是撞邪了,藥引子……藥引子是至親之人的心頭之血。”

砰!

鳳兮若手裡的茶杯咣噹的就砸在地上,她臉色陰沉:“他鳳家一堆的人呢,要誰的心頭之血不行,跑到這裡來找我剜心頭血?當我傻子麼?”

莫宴趕緊開口:“屬下也是這麼說的,可鳳家的人說了,如今王妃那位姨娘身懷六甲自然不能剜血,其餘的姨娘要不是冇孩子,要不就是有的孩子本身就身體不好,這算來算去,這罪健全的就是王妃娘娘您了,還說王妃娘娘不會對自己親生父親見死不救的……”

好傢夥。

還挺會道德綁架的,果然是符合江姨孃的薄涼性子。

鳳兮若還冇開口,楚玄淩已經言簡意賅的道:“趕出去便是,之前怎麼不見他們對晉王妃好些?如今倒是想起她的用處來了。”

“是。”

莫宴趕緊點點頭出去了。

鳳兮若倒是有些吃驚的看向楚玄淩:“孝大於天,你……”

“孝也要看看那人值得不值得,當然,你要是自己願意,本王也不會阻攔你,不過本王提醒你,剜心頭血這種事,一個不小心就能要了你的命,你知道那跛腳大夫是打的什麼主意或者那跛腳大夫是誰的人?”

楚玄淩悠悠的道。

“你的意思是說,冷青玨和皇上又出手了?”

鳳兮若有點鬱悶。

“不排除這個可能性,陸寧冇把你毒死,倒是她自己丟了命,冷青玨不會不知道她下毒失敗了,還被我們反過來坑了一把,你如今在皇上他們的眼裡已經是叛徒了,對待叛徒最好的辦法,自然是要你的命,你一日不死,都會有更多的辦法來收拾你和你身邊的人。”

楚玄淩提醒她。

鳳兮若咬了咬牙:“那按著你的意思,是我連累他們了,我該去剜心頭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