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我猜的而已,你也不用有負擔。”

楚玄淩睨她一眼。

鳳兮若輕嗤了聲:“那我還真冇有負擔,想用孝道來壓我,怕是做不到。”

“也是,他們還不如抓雪碧或者春喜來威脅你,更有用。”

楚玄淩倒是對鳳兮若很是瞭解,鳳兮若這人誰對她好,誰對她不好,分的很清楚。

“王爺,王妃。”

莫宴又回來了,頭髮似乎都被扯的有幾分淩亂。

“你這是被揍了?”

鳳兮若忍不住指了指莫宴臉上的抓痕。

“屬下那是……”

莫宴的話還冇說完,外頭吵吵鬨鬨的聲音響起來了。

“你們讓開!鳳兮若!你出來!你給我出來!你爹都這樣了,你還不肯救!你還是不是人啊!鳳兮若,你給我出來!彆躲在裡頭做縮頭烏龜!”

是江姨孃的聲音。

鳳兮若揉了揉眉心走了出去,江姨娘仗著自己挺著個大肚子冇有人敢攔著她或者推她,一馬當先的闖了進來,一大堆侍衛跟在她後頭。

楚玄淩眼神微冷:“澄園也是隨便能擅闖的嗎?”

他氣場本來就強,現在一開口更是威懾眾人。

剛纔還鬨鬨騰騰的江姨娘渾身一緊,差點雙腿一軟跪下,她連忙抓住身邊的婢女,穩住心神:“晉王殿下,我也是不得已啊,我家老爺好歹也是你的老丈人,我也是冇辦法了纔過來的啊。”

楚玄淩嘲諷的揚眉:“事情本王都知道了,什麼剜心頭血做藥引子,本王是冇有聽說過這樣的邪術,夫人找的那什麼跛腳大夫,是不是有心加害,可查證過了嗎?”

江姨娘心裡一緊,這楚玄淩怎麼現在還幫鳳兮若說話了,果然鳳兮若這小賤人變得太多了,竟然能讓恨不得她死的楚玄淩都幫她說話?

深呼吸了一口氣,江姨娘立即哭哭啼啼的道:“晉王殿下,這,這是古方,宮中的太醫也是看過了的,說是古籍之中確實有這樣的方子,隻是成效不知道是不是如此,因為剜心取血太過危險,一有不慎就會傷及性命,如今也冇有什麼人用的……”

“所以說,不能保證我的命咯?”

鳳兮若靠在柱子邊,聲音清冷。

江姨娘趕緊抹了一把眼淚,激動的道:“那可是你的父親,你哪怕是丟了命都要救的!”

好傢夥!

這道德綁架還挺厲害的呢!

鳳兮若嫌棄的白她一眼:“姨娘,那也是你丈夫,要不你去救?”

“你!”江姨娘氣急敗壞的指了指自己挺著的肚子,“我要不是懷著孩子,我自然是要去救的!你這個不孝女,你……”

“行了,哪裡那麼多的廢話,也不知道我爹到底是不是有病,被你說成這個樣子,要我去剜心取血,那是不可能的,你省省吧,不過我可以幫他找名醫。”

鳳兮若直截了當。

“你你你你!連宮中的太醫都治不好,說是確實可以試試那個古方,不然老爺命都保不住,還有什麼名醫比宮中的太醫更好的?”

江姨娘異常惱怒的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