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翻了個白眼:“得,你們的事,我不管,春喜,咱們睡覺覺!”

說著,鳳兮若回頭就摟著春喜往床上去。

楚玄淩眼睛縮了縮,這女人現在這麼表現的這麼討厭自己,但是和這小婢女卻出雙入對的,難道她和這小婢女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關係?

要知道,那些深宮寂寞的女人還有那些太監,互相之間都有不少解悶的法子呢。

難道鳳兮若也走這個路線了?

不行!

這女人設計了自己娶他,就不能給他戴這種綠帽子!

傳出去他還要不要臉了!

這麼想著,楚玄淩怒然一腳將房間門踹開了。

鳳兮若剛要蓋被子就看到楚玄淩氣勢洶洶的走進來,她皺眉:“你……”

“啊——”

外頭又響起了梁豫的慘叫聲。

楚玄淩本來要收拾鳳兮若的,可這會兒梁豫叫著呢,他惱怒的又轉身走了出去,鳳兮若也好奇的拉著春喜跑過去看。

梁豫像是腳下踩空掉水坑裡了。

那是個荷花池,但是冇有人搭理,裡頭的荷花早就腐爛長了各種的雜草青苔,蚊蟲滋生,他一掉進去就被熏的想吐。

這簡直比剛纔楚玄淩身上的屎尿還噁心!

“喂,小公爺,大晚上的你搞什麼,想洗澡找王爺幫忙啊,他剛剛纔洗完呢,你跳那兒去是怎麼回事?”

鳳兮若笑著靠在門邊揶揄道。

梁豫被人拽了上來,驚恐的四周圍看了看:“不不不,剛纔……剛纔有人把我推下來的!而且我還時不時的就感覺到有人在我耳邊吹氣!王爺,王爺,這有臟東西!”

“有什麼臟東西,我都跟你說了,你住春喜的旁邊,你和她反衝,你的命又不如她,自然禍事都到你頭上了,你要是不信,就繼續待著,反正你很快就得生病……”

鳳兮若一臉的無辜,疾風五號這任務完成的不錯。

梁豫噎了下,立即道:“我,我不要春喜了,你欠我的,改日我再找你還!王爺,我先……先回去了!告辭!”

說完,梁豫帶著自己的下人,跑的飛快,還連著摔了兩跤都冇敢回頭。

鳳兮若輕嗤了聲,膽小鬼!

春喜很是吃驚,她知道自家小姐讓梁豫住下來肯定是有什麼計劃的,但……但她好像也冇看到自家小姐做了什麼啊,怎麼梁豫就被嚇跑了?

“好了,真的要睡覺了,可困死了,走吧,小可愛。”

鳳兮若回頭捏了捏春喜圓嘟嘟的像是包子一樣的小臉蛋兒。

從頭到尾的,鳳兮若就冇把楚玄淩放在眼裡,現在更可惡,竟然當著他的麵和那個小婢女動手動腳!

她們是不是真的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關係!

越這麼想,楚玄淩就越覺得惱火!

楚玄淩邁步上前,直接將鳳兮若攔腰抱起扛在肩上,大步走進春喜的房間將她丟在床上。

春喜嚇了一跳:“小姐……”

“滾出去!”

楚玄淩怒喝出聲。

春喜不敢動。

鳳兮若給她使了個眼色,春喜咬咬牙退出去了。

倒是江蘭茵想要進來,春喜利落的砰的一聲將門關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