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知道本王的意思!”

楚玄淩眯了眯眼,雙臂撐在鳳兮若兩側圈住她,那雙眼緊緊的盯著她,像是想要看透了她,“那個人,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又是從哪裡消失的,她對敏敏阿格木做了什麼?”

嗯……

鳳兮若輕輕的咳嗽了兩聲,裝傻充楞:“你說什麼?什麼人?”

“不承認?本王在後窗都看到了。”

楚玄淩冷嗤了聲。

鳳兮若一本正經的道:“可能是你看錯了,或者是出什麼幻覺了呢?”

反正她就是不承認,你能怎麼辦,冇有人證冇有物證,看到又怎麼樣,不行就把她想象成妖怪唄,又不是冇有過這樣的想法。

“裝,你再給本王裝!那麼大一個人,突然出現,突然消失,就在本王的眼前,你覺得本王還能信你嗎?”楚玄淩咬牙切齒。

鳳兮若迎上她的目光,淡淡的道:“你不是從來都冇有信過我嗎?再說了,我就冇見著什麼人啊,你說突然出現突然消失,那誰能做到啊,這不得成了妖怪嗎?”

“是嗎?本王知道有些輕功到了極致的也可以做到。如閃現一般,基本看不到。”

楚玄淩眯眼。

額,竟然不是懷疑到妖怪,懷疑到輕功,確實有點見識,跟彆人不一樣。

這麼想著,鳳兮若皺眉伸手摸了摸楚玄淩的額頭:“你發燒了嗎,我怎麼冇見到那樣的人,你肯定是發燒了,產生幻覺了自己都不知道,真慘。”

“你!鳳兮若,你彆以為本王不敢……”

楚玄淩捏緊她的手腕。

鳳兮若突然伸手指了指一側的窗子,楚玄淩側頭看過去,發現角落處的窗子被一個小小的竹管給戳了一個孔,一道白煙囪裡頭悠悠的冒了出來。

好傢夥!

又是迷煙!今晚他們真是被迷煙杠上了!

隻不過很奇怪的是,鳳兮若和楚玄淩一點都冇有暈,包括剛纔敏敏阿格木放的迷煙,把莫宴他們都弄暈了,他們兩在馬車裡都冇事,眼下迷煙進來了,他們好像也冇有感覺。

楚玄淩邁步走了過去,砰的一聲將窗子打開。

剛纔那胖墩墩的掌櫃的帶著兩個店小二就蹲在窗外下迷藥。

砰!

“哎喲……”

楚玄淩三兩下將掌櫃的帶著兩個店小二揪著甩了進來:“怎麼,是一家黑店?”

“不不不,不是黑店。”

掌櫃的訕訕的扯了扯嘴角,其他兩個店小二蹲在地上,也不敢吭聲。

“不是黑店,你這半夜用迷煙?彆跟我說,你這不是迷煙。”

楚玄淩眼神微冷。

掌櫃的委屈的抿唇:“這……這也不能算是迷煙。”

“那你跟我說說,不是迷煙,那這是什麼,能吃嗎?”

楚玄淩輕蔑的挑眉。

掌櫃的小聲的道:“這是迷煙的一種,但是對男子效用不大的,對女子倒是效用比較大,女子吸入很快就暈過去,男子倒是不會……”

“所以,你這意思是隻要弄暈我了?”

鳳兮若緩緩的走了上前,眼神陰翳駭人。

掌櫃的下意識的嚥了咽口水,很是犯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