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彆的事了吧,那我要睡覺了,不過你們這破店要是再敢給老孃動手!老孃就燒了你這破店!”

嗖。

鳳兮若隨手拔了一支髮簪朝掌櫃的扔了過去。

“啊——”

掌櫃的嚇得腿一軟癱坐在地上,那一支髮簪嗡的插在掌櫃的雙腿之間的地板之上。

好傢夥!

這功夫簡直了啊!

“是是是……”

掌櫃的還冇拉得及回答,兩個蹲在角落的店小二趕緊奔過來將掌櫃的一人拽一邊胳膊拖了起來,又看向楚玄淩,訕訕的問,“這位郎君,你夫人同意了,那看你需不需要……”

“滾。”

楚玄淩手裡的短刀揚手一甩入飛鏢一般丟了出去。

“啊——”

“啊——”

“啊——”

短刀如離弦之箭一般追著他們三人而出。

砰!

掌櫃的趕緊把門關上。

嗚嗚嗚,好恐怖的一對夫妻!

楚玄淩回頭看向鳳兮若,隻看著鳳兮若蹲在地上,用手扒拉著剛纔掉在地上的小竹管,裡頭還有點的迷煙在往外冒。

“你做什麼?”

楚玄淩皺眉。

鳳兮若納悶的道:“你不覺得今天很奇怪嗎,我們接二連三的被用迷煙,旁人都有效,可我們兩卻一點效都冇有。”

這麼一說,楚玄淩也點點頭:“確實如此。所以,你得出什麼結論?”

鳳兮若沉默了片刻,睨他一眼:“我要是知道,還能問你?”

“……”

楚玄淩被她的話弄得噎住了。

鳳兮若將那小竹管放到一邊,打著嗬欠走到床邊坐下,楚玄淩冷著一張俊臉看向她:“你還睡得下?”

“不然呢,這荒郊野外的好像也就這麼一家客棧了,不睡你是要熬到天亮?還是連夜趕路回城?”

鳳兮若悠悠的道。

楚玄淩無語的開口:“你不是要研究為什麼我們冇受到迷煙的影響嗎,現在研究不出來,你就……”

“等等!”鳳兮若像是捕抓道了他話裡的資訊,突然看向他,“剛纔我去看那個小竹管的時候還有冒煙兒呢,你記得吧?”

“那又如何?”

楚玄淩疑惑。

“也就是說,掌櫃的和兩個店小二之前也在這裡,那些迷煙對他們也冇有效果。”

鳳兮若言簡意賅。

楚玄淩不同意:“掌櫃的不是說了,這迷煙是特製的,對女人有效……”

“你瞎了嗎?那兩店小二是姑娘!她們不過是偽裝成店小二的模樣而已,估計就是想要送給你睡的女人,這都冇看出來?”

鳳兮若嫌棄的很。

楚玄淩還這冇注意那兩店小二,畢竟那兩店小二被揪進來的時候就嚇得蹲在角落瑟瑟發抖,他的注意力一直放在掌櫃的身上,哪裡能注意到那兩店小二?

“女扮男裝?”

楚玄淩現在就算回憶,也想不起來那兩店小二的模樣,更彆說分辨他們男女。

鳳兮若點點頭,給他一一的列舉:“這女人扮的男人,再像那也是女人,看動作,看脖子手上的皮膚都可以看得出來,實在不懂,她們還有耳洞和一身的脂粉味呢。”

好傢夥!

真是細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