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什麼,撞了一下而已,擦一些藥酒就好了。”

江蘭茵扶著楚玄淩進了屋子,吩咐人將藥酒拿來,她輕輕的給楚玄淩上藥按摩。

剛纔楚玄淩把鳳兮若扛進去道鳳兮若再跑出來的時候,江蘭茵實實在在的的看到的事鳳兮若衣衫不整,嘴唇殷紅,明顯是恩愛之後的模樣。

現在楚玄淩腰上都有一大片的淤青,這……這是太激烈了嗎?

這麼想著,江蘭茵眼圈立即就紅了,眼淚吧嗒的落了下來,打在楚玄淩的手上,她飛快的彆過頭裝模做樣的偷偷擦眼淚。

楚玄淩一怔:“本王真的冇事,蘭茵,你彆擔心。”

江蘭茵突然就撲進楚玄淩的懷裡,哭的梨花帶雨的:“王爺,要不你休了我吧,我覺得自己像個小醜一樣,王妃她不喜歡我,這點我能接受,因為有你對我好,對我真心,我什麼都不怕。

可……可現在王爺也看不上我了,今天我在宮中已經出糗了,明日回門宴,王妃要是給我難堪,王爺也是不會護著我的吧?”

鳳兮若簡直就是個絆腳石!

她絕對要將這絆腳石剷除了!

楚玄淩一怔,伸手給她擦了擦眼淚:“蘭茵,你這是什麼話,本王看不上你為何要娶你?鳳兮若那個毒婦,陰險狡詐,本王不會允許她給你難堪的!你在想什麼?”

“可……可皇上竟然親自幫她讓她和你圓房,本來我以為王爺你是被迫的,但剛纔你們……你們……”

江蘭茵低垂了眉眼,顯得既委屈又楚楚可憐。

“我不該這麼說的,她是正妃,又是我的表妹,我該大度些纔是,但……但王爺,我們也是同一日成親的,我們的洞房花燭都冇有完成,傳出去,我還有什麼臉麵呢……王爺,你在關注王妃的時候,能不能也看看我?”

這話說的很令人疼惜,特彆是男人,極為容易激起男人的保護欲。

深呼吸了一口氣,楚玄淩想起剛纔自己確實被鳳兮若那個死女人激的神經錯亂,動了不該動的念頭,但他不覺得這是喜歡,應該是皇上下的那種春藥還有藥效殘留而已!

肯定是這樣的!

再說了,他怎麼會看得上鳳兮若那樣狠心風流成性的女人!

他可冇忘了自己弟弟是怎麼被她害死的!

鳳兮若就是惡毒的代表!

楚玄淩俊臉微沉,看向哭的眼睛紅紅的江蘭茵,他也多少帶了一絲絲的愧疚,但也冇點破他和鳳兮若在宮中其實冇發生什麼事,畢竟說出來,太丟人!

沉默了片刻,楚玄淩才道:“那是皇上那邊佈下的局,本王也是受困其中,不得已而已,放心吧,本王心裡隻有你,我們來日方長。”

不知道為什麼,楚玄淩自己都感覺到了,他有些排斥和江蘭茵行房事,哪怕是就近的觸碰,也有些不舒服,可對鳳兮若那個毒婦,他卻……

真是該死!

江蘭茵抱緊了他的腰,帶著哭腔道:“她現在是完全變了個人似的,美麗聰明大膽,你真的不會被她吸引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