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她憑什麼?還想給王爺生兒子,她憑什麼?真是個不要臉的賤人!春桃!你去把她那膏藥給我偷回來!”

聞言,春桃嚇了一跳:“側妃娘娘,這個……這個奴婢怎麼偷啊!”

“我不管你!你去偷回來!不然我就將你賣到青樓去!讓你被萬人騎!”

江蘭茵氣的臉都綠了。

春桃渾身一顫,雙腿軟的咚的摔在地上。

*

天矇矇亮,掌櫃的那邊已經將藥膏壓製裝好了。

他匆匆的進來,還冇走到客房的門前,就聽到鳳兮若的聲音從高處傳來:“掌櫃的,膏藥製好了嗎?”

掌櫃的回頭,鳳兮若利落的從樹上一躍而下,穩穩噹噹的站在掌櫃的跟前。

“王妃娘娘,你……你怎麼在樹上?”

掌櫃的睜大了眼睛。

鳳兮若微微一笑:“樹上空氣好,對了,膏藥是不是製好了?”

“是是是,娘娘請看,這是不是您要的那種?”

鳳兮若拿過來仔細的看了看聞了聞,這味道成色還有手感她都很熟悉。

錯不了了。

“正是這種,煩請掌櫃的將他們包起來,啊,趁著還有點時間,我再給你個方子,你給我再做一點藥膏,這種很簡單,不複雜。”

鳳兮若狡黠的勾了勾唇。

這種是用來對付小人的,當然了,現在傍身用的罷了。

鳳兮若俯身道掌櫃的耳邊低語了幾句,掌櫃的點點頭,匆匆的走了。

“堂堂晉王妃!同男人交頭接耳,一點規矩都冇有!”

不知道什麼時候,楚玄淩已經站在了鳳兮若身後。

鳳兮若噎了下,翻了個白眼:“那你和江蘭茵不也親親我我,我都冇管你,我這是正常說話交流,你憑什麼說我冇有規矩?”

笑話!

滑稽!

楚玄淩咬牙:“正常交流說話你貼這麼近乾什麼,難道是什麼見不得人的嗎?再說了,本王是晉王!是男人!要多少個女人那都是正常的!”

“呸!就是個雙標狗,憑什麼你要多少女人都是正常的,那我要多少男人都還是正常的呢!”

鳳兮若嫌棄的翻了個白眼。

楚玄淩一把抓住她的胳膊:“鳳兮若!你是不是找死!”

“我不想跟你吵架!反正跟你溝通不了。”鳳兮若不耐煩的甩開他的手,冷冷的道,“等會回鳳家,你不去接江蘭茵嗎?彆等會來不及救慘了!”

“你!”

楚玄淩噎了下,但不得不承認鳳兮若說的是對的。

雖然鳳兮若是正妃,但江蘭茵纔是他要娶的,江蘭茵不是鳳家的正經小姐,好歹也被人叫一聲表小姐的,是該帶著她一同回去的,正好給她撐個腰,長個臉。

“怎麼,不要你的側妃一起回去?那我也不介意。”

鳳兮若悠然的刺激他。

楚玄淩冷笑了聲:“鳳兮若,你彆得意!若是被本王發現你……”

“不好了,不好了!”

正好這個時候,掌櫃的火急火燎的衝了進來,看起來很是著急,像是出了什麼大事一般。

見狀,鳳兮若皺眉:“掌櫃的,出什麼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