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王爺,王妃……剛纔我們鋪子剛剛開門,就有個姑娘闖進來了,她說是來找王妃的,還說王妃製的藥膏還差點什麼她給拿來了,當時我和我媳婦兒在另一邊整理之前的藥膏,新製的藥膏在我兒子那裡,我兒子不知道,就拿給她看,她一下就把藥膏給搶走了,草民,草民罪該萬死啊……”

掌櫃的說著就要跪下。

鳳兮若將他扶起來:“可曾看清楚樣子了?”

掌櫃的吸了吸鼻子:“小兒說那姑娘戴著麵紗的,冇能看清楚,草民這就讓那臭小子來給王妃娘娘磕頭,娘娘饒命啊!”

“等等,你說搶走的新製的藥膏?”

鳳兮若敏銳的開口,“用到微知子的那一盒藥膏還在嗎?”

掌櫃的一怔:“那倒是還在,就是王妃您剛剛讓我去新製的被搶走了……”

聞言,鳳兮若鬆了口氣:“那冇什麼,不重要,我是突發奇想製來玩的,不礙事的,被搶了就被搶了吧。無須自責,去把之前的都處理好就行。”

掌櫃的一聽,立即感恩戴德,熱淚盈眶。

倒是一旁冇說話的楚玄淩狠狠的皺了皺眉。

鳳兮若默默的揚眉,嗬,看來是有人盯著她鳳兮若呢,隻可惜搶錯東西了。

這蠢貨……是誰呢?

*

“側妃娘娘,奴婢幸不辱命,將王妃那個什麼藥膏拿回來了。”

春桃這些年雖然在暗中幫著江蘭茵做了很多不入流的事,但這麼豁出去搶東西也是她頭一回。

她是實在想不到什麼辦法,隻能出此下策,還好一切都很順利。

“這玩意兒聞著還挺香的,也不知道是美顏的還是利於生子的?”

江蘭茵打開聞了聞。

春桃開口:“要不找個大夫回來驗一下?”

主仆二人正商量著,就聽到外頭傳來了聲音。

“王爺,王妃回來了!”

江蘭茵心裡一緊趕緊將藥膏放好,推門出去了。

走到院子外頭的時候,她正好看到鳳兮若和楚玄淩回來了,但兩人臉色都不是很好。

鳳兮若餘光瞄到江蘭茵,想到剛纔她進晉王府門的時候,春喜小跑著過來跟她偷偷的說:“王妃,那個江蘭茵之前叫了莫春去問話,奴婢後來也去套了莫春的話,那個莫春嘴巴就像是褲襠一樣的寬鬆。

而且他本來就一知半解,一點點小恩惠就什麼都說了,江蘭茵還以為你做的藥膏是給自己美顏或者助孕的呢!她身邊的春桃從後門出去了,還戴著麵紗,回來也是行色匆匆的,不知道乾什麼壞事去了?”

嗬嗬,原來蠢貨是她們。

那就好玩兒了。

鳳兮若心思一轉,冷不丁的朝楚玄淩道:“剛纔我在藥鋪隻是為了不讓那個掌櫃的為難,所以才說那個藥不重要做來玩兒的,但是其實很重要!”

“所以呢?”

楚玄淩冷冷的看向她,這女人一路上不是一副挺高興的模樣嗎,現在突然翻臉是想怎麼樣?

“所以你是晉王殿下啊,不應該派人去把那個公然搶東西的人給抓出來嗎?”鳳兮若跺了跺腳,“你不知道那藥膏對我來說很重要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