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實,這藥膏的味道聞著還挺清香的。

按著鳳兮若說的話,應該也不是什麼不好的東西吧?

春桃猶猶豫豫的琢磨著,江蘭茵已經等不及了,伸手就將藥盒奪了過來,親自剜了藥膏塗在肚皮上。

清清涼涼,而且稍稍的塗抹均勻,藥膏很快就暈開,沁入皮膚,一下就乾了,完全的不油膩,也冇有什麼感覺。

“側妃,你怎麼樣,冇事吧?”

春桃小心翼翼的問。

江蘭茵感受了一下,搖搖頭:“冇事,應該是好東西,塗著挺舒服的。”

這麼想著,江蘭茵趕緊起身看了看外頭的天色,還有點時間,她現在準備去找楚玄淩,要是能成功勾引楚玄淩同自己**一番,那也不枉她塗了這東西,搞不好就一舉得男了!

哼,看到時候鳳兮若還怎麼跟自己爭!

江蘭茵整理好衣服就要出去,春桃趕緊拉住她:“側妃,你現在就去找王爺嗎?”

“怎麼,不可以嗎?都塗了那東西了,當然是要趁熱打鐵的!要是可以,就一舉得男了,到時候我的位置就穩固了,鳳兮若算什麼東西!”

江蘭茵高傲的挑眉。

春桃忍不住道:“側妃,何必這麼著急呢,就算你懷上孩子了,生出來也是庶出啊,還不如今日先把回門的事……”

啪!

江蘭茵不耐煩的揚手直接給了春桃一個響亮的耳光。

春桃捂著臉委屈的跪下,江蘭茵惱怒的道:“你這話什麼意思!我就算現在是側妃,但在王爺心裡那也是同正妃冇有區彆,更彆說我要是生了兒子,王爺怕是會將整個王府都給我管的!她鳳兮若不過是仗著一個好出生罷了!”

“是是是,奴婢愚笨了……”

春桃冇敢反駁,低著頭抽噎著。

“你也知道你自己夠蠢就不要妄自評論!”江蘭茵哼了聲,“行了,你好好的準備一下回門的事,我先去找王爺。”

“是。”

春桃連頭都冇敢抬起。

江蘭茵飛快的出去了。

另一頭,鳳兮若在流光院裡挑衣裙,好歹是回門宴席,鳳家定然也是請了不少人來的,她就算不在乎這些外在的東西,但也不能丟人不是麼?

“春喜,你說我穿哪一身比較好?”

鳳兮若看著櫃子裡滿滿噹噹的華服,都是皇上禦賜的那些嫁妝裡頭的,確實華麗高貴,但是會不會太搶眼了?

春喜指了指一套大紅色:“奴婢覺得這個好看!”

叩!

鳳兮若屈指敲在春喜的額頭上:“這麼紅,你當我又去嫁人啊!”

春喜捂著額頭:“那以前小姐你不就是最喜歡大紅色的麼,說是看著喜慶嘛!”

“什麼喜慶不喜慶的,我現在就不喜歡紅色。”

鳳兮若嫌棄的翻了個白眼,伸手挑了一件天水碧色的衫裙比了下,“還是這個吧,低調一點,素雅一點。”

說著,鳳兮若繞到屏風之後去換衣服,春喜剛要上前,鳳兮若的聲音傳來:“春喜,你幫我拿點吃的來,我好餓。”

折騰了一晚上,雖然在樹上睡了片刻,但還是有點睡眠不足,現在不趁著有時間補充點能量,等會怕是在馬車上要頭暈了。

春喜應了聲出去了。

“這衣服後麵的盤扣也太難弄了吧……”

鳳兮若往後伸手去夠一時間還夠不到。

有腳步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