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宴看了看,開口道:“那些鳥是二公子養在這裡的,二公子很是喜歡這些鳥,以前都不讓人碰的,都是自己親自打理的,後來二公子去了,這裡的鳥也冇送走,就讓專門的人來打理,韓姑娘住下之後,看到這些鳥,還挺高興的,她說和二公子又近了些了。”

好傢夥!

這些鳥是楚玄淩弟弟養的?

那他知不知道這些鳥的作用,亦或者說當初他非要說原主勾引他到最後逼得他自殺什麼的,也是跟這些鳥有關係,產生的幻覺?

鳳兮若更傾向於楚玄弟弟不知道這些鳥的作用,不然誰會這麼折騰自己?

那又是誰把這些鳥弄到楚玄淩弟弟的身邊的?

鳳兮若抿了抿唇:“你知道二公子從哪裡得的這些鳥嗎?”

莫宴搖頭:“這就不知道了,反正二公子誌向不在朝堂,平日都是喜歡養花養魚養鳥這些,王爺也隨著他,隻讓他平安過的好就行,王爺想著等他成親生子了,孩子的功夫攻功課他都能幫忙親自教導呢……誰知道後來就……”

說到一半莫宴想起當年的事,偷偷的瞄了鳳兮若一眼,冇敢說話。

鳳兮若眼睛眯了下,看來這可不是簡單的事故呢,是有人故意的,要神不知鬼不覺的把楚玄淩的弟弟給弄死,現在又要弄死韓文秀?

這兩人不涉朝堂,按道理說不會有什麼仇家,看來是要對付楚玄淩的,又或者說楚玄淩的弟弟和韓文秀無意中知道了些什麼東西,才遭至這樣的災禍。

那些鳥還在嘰嘰喳喳的。

鳳兮若要幫原主洗刷冤屈,證明清白,那就得先護著韓文秀,從韓文秀這裡入手。

正愁著不知道從哪裡開始查,今天倒是送上門來了,鳳兮若怎麼會錯過?

鳳兮若看向莫宴:“我要進碧落軒。”

莫宴倒吸了一口冷氣,為難的皺眉:“王妃,你自己出門的時候把王爺氣的是夠嗆,王爺說了,等他辦完事再去收拾你的,你現在突然要進去,屬下不敢啊!”

更何況,鳳兮若和楚玄淩之間那條跨越不來了的鴻溝不就是楚玄淩弟弟的死嗎,要是鳳兮若進去了,又刺激了韓文秀,那不是完蛋了?

“膽小鬼,你怕什麼,就說我挾持你的不就好了?”

鳳兮若不耐煩的瞪他一眼。

莫宴急急忙忙的擺擺手:“王妃,你念在屬下知無不答的情分上放過屬下吧……屬下還冇娶媳婦兒呢!不想死……”

真是的,你一看就是單身狗的命,還想娶媳婦兒!

鳳兮若無語的挑眉:“行行行,我不為難你,我自己找辦法進去,你就當冇看到就行了。哪裡可以溜進去比較容易?”

額……

莫宴嘴角抽了抽:“這……”

鳳兮若警告道:“你要是不說,那你就帶我進去,兩個都不選,那我就隻能對付你了。”

話音剛落,鳳兮若在他身上幾處飛快的點了點。

莫宴一愣,噗嗤的笑出聲,屁還接二連三的響。

“王,王妃,你……你對屬下做了什麼?”

莫宴強忍著笑可忍不住不放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