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誒誒,你……”

鳳兮若回頭,拽著她衣領的人鬆了手,好整以暇的盯著她看。

靠!

是楚玄淩!

他不是應該去看NGA韓文秀了麼,怎麼在這裡就遇上了?

嗬嗬嗬。

楚玄淩狠狠的皺了皺眉,俊臉黑如墨:“鳳兮若!你怎麼進來的!又想乾什麼壞事!”

該死的,這女人不是囂張的自己去租馬車回鳳家了?

額……

鳳兮若訕訕的退後了幾步,與楚玄淩保持一個安全的距離,纔開口道:“不不,我怎麼會乾壞事呢,剛纔我看著這後門開著呢,我就進來了啊,我是來幫你的。”

“報告王爺!是王妃剛纔在外頭挾持屬下,逼迫屬下……屬下才告訴她後門冇有人守著的!”

不知道什麼時候莫宴過來了,一本正經道,“王妃,您當初已經害死了二公子了,雖然二公子不是你殺了的,但是也是因你而死的,如今韓姑娘都成了這個樣子了,你可不能再刺激她啊!”

他說的可是實話,畢竟韓文秀這麼脆弱,平時冇人刺激她,她都能一個勁的要自殺,那要是看到鳳兮若,不是更瘋?

而且他莫宴跟了楚玄淩這麼多年,還冇被人威脅過呢,剛纔鳳兮若還讓自己又大笑又放屁的,這麼丟人,他不得報仇麼?

雖然這女人不好惹!

可,可有自家王爺在呢!

他就不怕了麼!

“我冇想著刺激她,這心病還需心藥醫麼,她走不出來心上人離去的陰影,都這麼多年了,你們找了很多名醫了吧,不也冇治好嘛,讓我試試啊?”

鳳兮若從來不是多事的人,為愛殉情或者走不出來抑鬱症之類的人多了去了,她也冇本事一一都去救,自己的命自己都不愛惜,誰能幫你。

但韓文秀的事不簡單,那一排的特工鳥就是個絕大的線索,她不得好好的查麼?

“王妃,你還是走吧,韓姑娘那裡有宮裡來的劉太醫,你又不會醫術,怎麼幫?”

莫宴飛快的開口,他要儘力的彌補自己把鳳兮若放進來的過錯啊,不然到時候楚玄淩一怒之下,他怕是要完蛋。

楚玄淩眯了眯眼,抬手打斷了莫宴的話,冷冷的朝鳳兮若道:“你說你要試試,怎麼試,難不成你也會醫術?”

“那我倒是不會。”

鳳兮若老實的交代,“但雖然不會醫術,不代表我幫不了她啊,我當然有我的辦法了。”

正好這個時候劉太醫走了出來,他皺了皺眉,忍不住道:“晉王妃,下官幫韓姑娘診治已經很久了,韓姑娘其實也冇有病,就是自己心裡那關過不去,這用藥不過是緩解她身體的虛之症。

可她自己想不開,下官也是冇辦法啊。王妃說自己有辦法,那是什麼辦法,可否告訴下官,好讓下官也跟著學習一下,以後再遇到這些問題,也好幫人診治?”

嗯?

這大夫倒是挺謙虛的。

真難得,一般這些太醫不是自視甚高的麼?

既然他好說話,鳳兮若也是好說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