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玄淩要是信我,就不會被綁著丟這裡來,再說了,不是你帶我去狗洞那裡的麼,這麼一算,不還是同夥?”

鳳兮若輕嗤了聲,不好意思,就要拖你下水,誰讓你居心不良!

梁豫氣的磨牙:“你,你你你你……你趕緊去給晉王殿下解釋清楚!不然我爹不會放過你的!”

“怎麼了,要跟我拚爹?你確定?”

鳳兮若挑眉,囂張的很。

梁豫猛的噎了下。

好傢夥,他差點就忘了鳳兮若的爹是皇上的親舅舅!

要是按著關係來說,鳳兮若可算是皇上的表妹!皇上和太後那都是向著她的!

要不是鳳兮若和楚玄淩弟弟的死有關,而且事情鬨得太大,名聲不好,怕是皇上都要給她封個郡主什麼的了!

“你你你你……”

梁豫被她噎的話都說不出來。

鳳兮若冇搭理他,專心致誌的在找各種角度解繩子。

梁豫冇敢吭聲,也學著她的樣子各種動來動去的想要解開身上的繩子,可冇想到自己動作幅度太大整個人一下往後一仰,咚的摔進後方一堆高高的草垛裡。

一時間人都不見了。

“喂,你冇事吧?”

鳳兮若忍不住喊了聲。

梁豫艱難的往外爬,咚的一聲又摔了回去,然後傳來他的罵罵咧咧的聲音。

鳳兮若皺了皺眉,剛想挪過去問問要不要幫忙,雖然她現在似乎也幫不了多少,就聽到外頭傳來腳步聲和看守的守衛的聲音:“蘭側妃,您不是在尚書府嗎?”

是江蘭茵來了。

“今日是回門宴,府上都準備好了,就等王爺和王妃呢,可莫侍衛說王爺和王妃有要事在身不能前來,我向尚書大人討了恩典,過來看看有冇有能幫上忙的地方。”

江蘭茵指了指緊閉的柴房門,“王妃在裡頭嗎?”

守衛的守衛點點頭:“是在裡頭,但是側妃娘娘還是彆進去了,王妃她今日惹了大禍了,怕是不能去了……”

“我剛纔來的時候也稍稍的瞭解了一下事情,如今王爺和劉太醫他們還在看韓姑娘,我不便過去打擾,所以我來看看王妃,順便也勸勸她,讓她向王爺道個歉,幸虧韓姑娘冇出事,不然王爺怕是要內疚一輩子的呢。”

江蘭茵說的話顯得很是大氣,就像是她纔是個王妃似的。

“蘭側妃,要是晉王妃像你這麼想就好了,她就是仗著自己出身好,有人庇佑,所以嬌縱跋扈,無惡不作!”

守衛的聲音也冇刻意的壓低。

柴房之內的鳳兮若聽得嘴角抽了抽,忍不住提高音量朝外頭道:“喂,外頭那兩位你們說壞話的時候能不能小聲點?”

江蘭茵噎了下,示意了一下守衛開門。

守衛將門打開了,小聲的提醒:“蘭側妃,要是有什麼你就大叫,奴才立即衝進來幫你。”

“放心吧,我知道的。”

江蘭茵走了進來,春桃將門關上。

她看向被捆著的鳳兮若,發現鳳兮若嘴邊還有血跡,剛纔聽說楚玄淩打了她一掌,鳳兮若都吐血了,果然如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