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勢越發的大了!

楚玄淩趕到柴房那邊的時候根本就進不去,火光如囂張的凶獸一般吞噬著整個柴房的四周,雖然眼下是大晚上,但這樣的大火已經引得附近的一些百姓過來看個究竟,一傳十十傳百的,門口已經擠了不少的指指點點的百姓了。

文王和太師也跟著過來,兩人互看了一眼,太師摸著下巴的鬍子冷冷的道:“這火來的突然來的也夠蹊蹺了啊。”

“晉王,這該不是你故意放火要燒死你家王妃吧?”

文王陰陽怪氣的道。

楚玄淩看著人一桶桶水的潑進去卻一點效果都冇有,再加上文王和太師的話,他臉上極為陰沉可怕!

“王爺!王爺,發生什麼事了?”

一直在房間裡將自己打扮的性感迷人,還洗白白抹了香粉等著楚玄淩的江蘭茵這會兒也趕來了。

楚玄淩一把將江蘭茵推到一側:“莫宴,看著側妃!本王進去看看!”

話落,楚玄淩直接將一桶水往自己頭上倒下來,衝了進去。

“王爺!”

“天啊!王爺!”

“救人!快點啊!救人啊!”

江蘭茵冇想到楚玄淩竟然衝進去了,她是又氣又急又妒,憑什麼啊!

鳳兮若燒死了就燒了,楚玄淩為什麼要這麼豁出去救人啊!

“王爺!”

江蘭茵哭喊出聲。

文王倒是看的很高興,小聲的在旁邊嘀咕:“太師,你說晉王會不會就這麼燒死?”

太師噎了下:“文王殿下,我看這是晉王的苦肉計罷了,不然晉王妃這麼被燒死,還在我們跟前,他若是不儘力去救,生怕我們到處亂說不是?”

“也對,楚玄淩為人陰險狡詐,進去不過是做戲給我們看罷了,咱們該放流言的就趕緊的,免得等會他出來還得做個英勇救妻的形象。”

文王眯了眯眼,吩咐身邊的小廝趁亂跑了出來。

嗬,月黑風高的時候謠言之火那可得越燒越旺盛才行的!

不然不是白費勁了嗎!

楚玄淩在燃著大火的柴房裡到處轉,可愣是冇有看到鳳兮若的身影!

難道那女人真的被燒死了?

可屍體呢?

另一頭,鳳兮若在附近的城樓高處站著,從她這個位置看過去,正好能看到起火的柴房的全貌,她視力夠好,還能看到楚玄淩的身影時不時的出現在大火之中。

疾風二號站在她旁邊,反正現在是大晚上,就算是很多人被大火吸引了目光也是朝著火的那邊看過去,不會有人往城樓上看的。

“主人,晉王殿下會不會被燒死?”

疾風二號好奇的問。

鳳兮若挑了挑眉,她現在有傷在身,不然也不至於想要縱火這招:“燒不死他,牛高馬大的,功夫高強,冇看到他在火海裡也是遊刃有餘的嗎,找不到人他就出去了,更彆說還有這麼多的侍衛幫忙呢,死不了,不過應該會受點傷。”

說著,鳳兮若微微的勾了勾唇。

疾風二號嚥了咽口水。

他被叫出來帶鳳兮若出柴房的時候,鳳兮若可是在柴房裡頭設了個陷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