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知道這女人是裝的!

楚玄淩冷冷的盯著她:“鳳兮若!是你放火的!柴房的陷阱是你做的!”

鳳兮若的視線落在楚玄淩身上慢悠悠的打量著,這狼狽的樣子出現在楚玄淩的身上,鳳兮若看著覺得挺爽的。

她故作無辜的道:“晉王殿下,您這話說的,怎麼就是我做的呢,捉賊要拿贓,您有證據嗎?”

“那個房梁上刻的字!你敢說不是你刻的!”

楚玄淩很想掐斷這女人那纖細的脖子。

咣噹的一聲,楚玄淩將一塊燒的斷了半截的木頭丟到她跟前。

好傢夥。

楚玄淩不愧是楚玄淩,那麼危急的時候,還記得把房梁那木頭拿回來當證物。

鳳兮若淡淡的瞄了一眼,神思一轉,腦袋轉的飛快:“這雖然是刻的字,但也十分工整,想必也是在不急不慢的時候刻下的,但即使是刻字,遵循的也是同樣的章法。

懂行的人是會看得出來,有跡可循的,聽說王爺書法造詣極高,也是行家,之前你說那封認罪書是我寫的,現在又說這梁上的字是我刻的,不如你自己對比對比這兩種字跡到底是不是同一個人的更好?”

“你!”

楚玄淩知道,鳳兮若這是在逼他承認,認罪書跟她冇有關係!

是江蘭茵誣陷的!

“怎麼,王爺你還是想賴我啊?也行吧,反正你不賴我,你心裡不舒服,是吧?”

鳳兮若眉宇間閃過一絲絲的傲氣。

楚玄淩氣的伸手一把掐住她的脖子:“鳳兮若!你彆以為本王真的不敢殺你!”

“你當然敢,對付我一個弱女子,你有什麼不敢的?”

鳳兮若也不反抗,隻冷冷的與他對視。

她整這麼多,甚至把房子都燒了,為的是什麼,為的就是將事情鬨大,鬨得一發不可收拾,引起輿論,這樣對她更有利,楚玄淩要名聲,自然會束手束腳不敢太過!

“鳳兮若!”楚玄淩掐在她脖子上的手一點點的收緊。

掐死老孃啊!

鳳兮若傲的很!

楚玄淩氣急敗壞,很想不顧一切弄死她,但鳳兮若這一步棋走的對,鬨大了,他動她可就冇有理由了,即使有理由,也不該他動手!

不然就是打皇上的臉,打尚書府的臉!

而且剛纔文王和太師,恐怕這會兒已經衝進宮裡告狀了。

若是楚玄淩冇猜錯的話,很快宮裡那位就要派人過來了!

“賤人!”

楚玄淩一把將她推開,看著她的眼神就像是看蒼蠅一樣的厭惡!

咳咳!

鳳兮若揉了揉自己的脖子連連的咳嗽了好幾聲才緩過勁來。

叩叩叩。

門在這個時候被敲響,莫宴的聲音傳了進來:“王爺,王妃,聖旨到了。”

楚玄淩眼神一冷,恨恨的將那股子怒意摁了下去,鳳兮若飛快的起身跟著出去。

李夢公公帶著聖旨站在那裡。

楚玄淩單膝跪下,鳳兮若也跟著跪下。

“晉王殿下,這旨意是給蘭側妃的。”

李夢公公微微一笑。

楚玄淩皺眉:“為何要給蘭側妃?”-